24省份公布前三季度GDP 疫情下西部經濟關鍵短板顯現

來源:第一財經發布時間:2021-10-25 查看數:0

截至10月24日,全國已經有24個省份發布了今年前三季度經濟數據。整體而言,東部地區經濟增速領先,西部地區增速相對落后。從兩年平均增速來看,西部領跑的局面也正在發生變化。疫情常態化暴露出了西部經濟增長的關鍵短板。

西部領跑局面發生變化

在已經公布經濟數據的24個省份中,有9個省份高于或與全國9.8%的GDP增速持平,分別是湖北、海南、北京、山西、江蘇、安徽、江西、重慶和上海,其增速分別是18.7%、12.80%、10.70%、10.50%、10.20%、10.20%、10.20%、9.90%和9.80%。

在這增速排名前九的省份中,只有1個來自西部地區的省份——位列第八位的重慶。而且浙江和山東等經濟大省還未發布前三季度數據,而上半年浙江的增速就位居全國前三,僅次于湖北和海南。

實際上,今年以來,西部地區經濟增速普遍低于全國增長水平。以西部經濟總量最大的四川省來看,今年一季度,全國GDP增長18.3%,四川增長15.8%,兩者相差2.5個百分點;今年上半年,兩者相差0.6個百分點;前三季度,仍有0.5個百分點的差距。

陜西省經濟學學會副會長、西北石油大學教授曾昭寧向第一財經表示,去年受疫情影響,西部地區受到的沖擊相對較小,而東部地區相對較大,因此形成了西部地區相對較高的基數,這影響了西部地區今年的增速水平。

不過,從前三季度兩年平均增速來看,西部也呈現整體滑落的跡象。雖然前三季度西部有7個省份高于全國5.2%的兩年平均增速,但是相比東部地區的優勢縮小,而且此前長期保持增速全國領先的貴州省位次也下滑多位,海南、江蘇和浙江等省份成為跑得最快的省份。

在這24個省份中,今年前三季度GDP兩年平均增速,東部的海南和江蘇分別為6.8%和6.3%,位居全國前兩位,西部的重慶和貴州分別增長6.2%和5.9%,居全國五、六位。

此外,作為西北的龍頭,陜西前三季度經濟增速在已經公布的24個省份中位列倒數第二,僅高于青海。前三季度,陜西省實現GDP21193.18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7.0%,兩年平均增長4.1%,較上半年兩年平均增速回落0.7個百分點。

曾昭寧表示,從投資和消費來看,陜西的指標下滑得比較厲害。今年前三季度,陜西省固定資產投資同比下降3.1%,兩年平均增長0.3%,而在上半年這兩個指標分別是10%和4.9%。另外,全省實現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7415.78億元,同比增長12.0%,兩年平均增長0.8%。

投資負增長的問題也出現在貴州。前三季度,貴州省固定資產投資比上年同期下降9.4%。其中,第一產業投資比上年同期增長21.8%,第二產業投資增長9.3%,第三產業投資下降15.6%。

貴州省社科院副院長黃勇向第一財經表示,在特殊情況下,有的省份疫情有反復,這對其經濟增長數據的影響就比較大。除去這些因素來看,西部地區還是依賴于投資拉動。而東部地區“三駕馬車”相對均衡發展,與西部地區的增長動能不一樣。

黃勇表示,東部地區是人口流入地,無論是新興群體還是年輕人口都是流入,收入水平也比西部高,因此消費會保持穩定增長勢頭。疫情之下,國外需求反而增長刺激出口增長。而且這兩方面也促進了投資的平穩增長。

迫切需要結構轉型升級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后,西部地區經濟增速開始高于東部地區,在去年的疫情沖擊下,西部地區經濟增長也比東部地區要快,但是今年以來,西部地區開始放緩,除了基數的原因,西部地區本身的瓶頸問題也暴露出來了。

重慶綜合經濟研究院院長易小光也向第一財經表示,近年來,西部地區的高增長主要來自于承接國內外的產業轉移,更多的是規模增長,科技創新能力并不強?,F在受疫情影響,生產生活空間被壓縮,大規模的招商引資難以持續。

黃勇認為,疫情之后,東西部地區經濟增長的表現根本上還是在于產業結構和產業層次的差距,以及增長方式上的差異。

他認為,東西部地區最大差距在制造業。疫情之后,東部的增速反而越高,這是東部地區制造業實力體現出來了,與其產業布局和產業鏈條密切相關,尤其是最終消費品,在全世界受疫情影響下,東部地區訂單反而增加,而中西部地區產業大多以原材料為主,深加工不夠,產業鏈條也短。

從前三季度的數據來看,制造業尤其是先進制造業對東部地區的增長起到了關鍵的支撐作用。

比如,北京工業生產增勢良好,高端產業發揮引領作用。前三季度,北京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38.7%,兩年平均增長17.7%。重點行業中,醫藥制造業同比增長3.3倍,兩年平均增長1倍;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同比增長21.1%,兩年平均增長18.9%。

工業拉動了北京GDP的增長,前三季度GDP增長10.7%。與2019年同期相比,兩年平均增長5.3%,高于上半年0.5個百分點。

增速領先的江蘇也顯示,工業生產增長較快,先進制造業支撐有力。前三季度,江蘇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5.8%,兩年平均增長9.5%。40個工業行業大類中有36個行業增加值同比增長,增長面達90%。

不僅如此,曾昭寧也表示,在第三產業上也表現出東西部上的結構差別。東部沿海地區服務業以金融、物流等現代服務業為主,而西部地區服務業則主要是餐飲、住宿、旅游等傳統服務業,而這些行業受疫情沖擊比較大。

曾昭寧表示,現在要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以內向型經濟為主的西部,應該具有宏觀形勢的有利條件。但是,西部在資金、技術、人才上與東部差距很大,仍然還是處于能源和資源基地以及初級產品,根本上還是市場化程度不高。

易小光表示,從整體而言,西部地區經濟還是表現不錯,保持了復蘇的態勢?,F在西部地區需要解決的是,在抗擊疫情反復的同時,還是要繼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今后更多的是需要內涵式增長,加快推動科技創新,更大力度對外開放。

“即使沒有疫情,西部地區產業轉型升級也迫在眉睫?!秉S勇說。(作者:李秀中)

責任編輯:李爽

分享到: